論語>陽貨第十七宰我問:「三年之喪期已久矣!君子三年為禮,禮必壞;三年不為樂,樂必崩。舊穀既沒,新穀既升;鑽燧改火,期可已矣。」子曰:「食夫稻,衣夫錦,於女安乎?」曰:「安!」「女安,則為之!夫君子之居喪,食旨不甘,聞樂不樂,居處不安,故不為也。今女安,則為之!」宰我出。子曰:「予之不仁也!子生三年,然後免於父母之懷。夫三年之喪,下之通喪也;予也,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?」 (ts02190) 最後更新: 2017-08-11 22:18
最近瀏覽時間: 2020-08-03 17:46


 

“宰我問道:“為父母守喪三年,為期太久了吧?君子三年不習禮儀,禮儀一定會被敗坏;三年不奏樂,樂一定會被毀掉。陳谷子吃完了,新谷子不登場,鑽火改木周而复始,一年也就可以了吧?”孔子說:“守喪不滿三年就吃白米飯,穿花緞衣,對于你來說能心安嗎?”宰我說:“心安。”孔子說:“你心安,那你就那樣做吧!對于君子來說,有喪在身,吃美味不覺得味美,听音樂不覺得快樂,閑居也不覺得安适,因此不像你說的那樣做。現在你既然覺得心安,那你就那樣做吧!”宰我出去后,孔子說:“宰我真不仁啊!子女生下來三年,然后才脫离父母的怀抱。三年的守喪期,是天下通行的喪禮,宰我難道就沒有從他父母那里得到過三年怀抱的愛撫嗎?”



資料提供/意見反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