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>子路第十三子貢問曰:「何如斯可謂之士矣?」子曰:「行己有恥;使於四方,不辱君命;可謂士矣。」曰:「敢問其次?」曰:「宗族稱孝焉,鄉黨稱弟焉。」曰:「敢問其次?」曰:「言必信,行必果;硜硜然,小人哉!抑亦可以為次矣。」曰:「今之從政者何如?」子曰:「噫!斗筲之人,何足算也!」 (ts02085) 最後更新: 2017-08-16 11:51
最近瀏覽時間: 2020-05-26 14:15


子貢問道:“怎樣才可以稱得上是士?”孔子說:“做事有羞恥之心,出使外國能很好地完成國君的使命。這樣的人可以稱得上是士了。”
子貢說:“敢問次一等的。”孔子說:“宗族稱贊他孝順父母,鄉親們稱贊他尊敬兄長。”
子貢說:“敢問再次一等的。”孔子說:“說話一定守信,做事一定有結果,這是淺薄固執的小人啊!或許也可以算是再次一等的士吧。”
子貢又說:“現在執政的那些人怎么樣?”孔子說:“唉!這些器量狹小的人怎么能算得上呢?”



資料提供/意見反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