孫子兵法之虛實第六 (ts01668) 最後更新: 2017-01-23 17:44
最近瀏覽時間: 2019-07-15 06:48


虛實第六

孫子曰: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,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。故善戰者,致人而不致於人。

能使敵自至者,利之也;能使敵不得至者,害之也。故敵佚能勞之,飽能饑之,安能動之。出其所不趨,趨其所不意。

行千里而不勞者,行於無人之地也。攻而必取者,攻其所不守也;守而必固者,守其所不攻也。故善攻者,敵不知其所守;善守者,敵不知其所攻。微乎微乎,至於無形;神乎神乎,至於無聲,故能為敵之司命。

進而不可禦者,沖其虛也;退而不可追者,速而不可及也。故我欲戰,敵雖高壘深溝,不得不與我戰者,攻其所必救也;我不欲戰,雖畫地而守之,敵不得與我戰者,乖其所之也。

故形人而我無形,則我專而敵分。我專為一,敵分為十,是以十攻其一也,則我衆而敵寡。能以衆擊寡者,則吾之所與戰者,約矣。吾所與戰之地不可知,不可知,則敵所備者多,敵所備者多,則吾之所與戰者寡矣。故備前則後寡,備後則前寡,備左則右寡,備右則左寡,無所不備,則無所不寡。寡者,備人者也;衆者,使人備己者也。

故知戰之地,知戰之日,則可千里而會戰;不知戰之地,不知戰之日,則左不能救右,右不能救左,前不能救後,後不能救前,而況遠者數十里,近者數里乎!以吾度之,越人之兵雖多,亦奚益於勝敗哉!故曰:勝可擅也。敵雖衆,可使無鬥。

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計,作之而知動靜之理,形之而知死生之地,角之而知有餘不足之處。故形兵之極,至於無形。無形,則深間不能窺,智者不能謀。因形而措勝於衆,衆不能知。人皆知我所以勝之形,而莫知吾所以制勝之形。故其戰勝不復,而應形於無窮。

夫兵形象水,水之行,避高而趨下;兵之勝,避實而擊虛。水因地而制行,兵因敵而制勝。故兵無成勢,無恆形,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,謂之神。故五行無常勝,四時無常位,日有短長,月有死生。

〔翻譯〕

 孫子說:
   較先到達作戰地點以等待作戰的人,有安逸的優勢;較後到達作戰地點而趕著作戰的人,有疲勞的劣勢。所以善於作戰的人,調動敵人而不被敵人所調動。能使敵人自行到來戰場,這是因為我們讓他認為這樣做對他有「利」啊;能使敵人不得到來,這是因為我們讓他認為這樣做對他有「害」啊!因此敵人安逸而能讓他疲勞、 敵人飽食而能讓他飢餓的,這是因為我方出現在他所必然要趕去援救的地方的緣故啊;士兵行走千里遠的距離而不會感到畏懼的,這是因為他們行走的是不會遭遇到敵人的行軍路線的緣故啊!
  攻擊而必然取勝,這是因為攻擊的是敵人所不防守的地方啊!防守而必然穩固,這是因為防守的是敵人所必然攻擊的地方 啊!所以善於攻擊的人,敵人不知道該防守哪裡;善於防守的人,敵人不知道該攻擊哪裡!微小啊又微小!以致於使軍隊達到沒有形體的境界;神奇啊又神奇!以致於使軍隊達到沒有聲音的境界。軍隊達到了這樣的境界,就能成為掌控敵人生命的主人了。
  我方進行攻擊而敵人不可迎戰的,這是因為衝擊的是敵人的 虛弱之處啊;我方實施撤退而敵人不可阻止的,這是因為距離已經太遠而追趕不上的緣故啊!所以我想要作戰,敵人雖然築高營壘、挖深壕溝想要固守,卻仍然不得不跟我作戰的,這是因為我方進攻的是他所必然要前去救援的地方啊;我不想要作戰,雖然只是象徵性的在地上畫一條界線來加以防守,敵人卻仍然無法跟我作戰 的,這是因為我方已經離開了他所攻擊的地方的緣故啊!
  所以善於統帥軍隊的人,能使敵人顯現出形體而讓自己的形體消失(無形),那麼我方的兵力 便能集中,而敵人的兵力就會分散了。我方集中成為一體,敵人分散成為十個部分,這使得我方得以用十倍於敵人的兵力來攻擊敵人啊!在我方人數少而敵方人數多的情況下:想要用人數少的軍隊擊敗人數多的軍隊,那麼我所要與敵人交戰的地點就不能讓敵人知道,敵人不知道我所要攻擊的地方,那麼敵人所要防備的地方也就 增多了;敵人所要防備的地方一增多,那麼他所能用來作戰的人數也就相對的減少了啊!所以防備前面的人,他後面的兵力就少了;防備後面的人,他前面的兵力就少了;防備左邊的人,他右邊的兵力就少了;防備右邊的人,他左邊的兵力就少了;沒有地方不加以防備的人,他就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兵力不是少的了。所以所謂 的兵力少,是由於多處防備敵人的緣故;所謂的兵力多,是使敵人多處防備自己的緣故啊!
  知道交戰的日子,知道交戰的地點,那麼即使戰場在千里遠 的地方也可以前去交戰;不知道交戰的日子,不知道交戰的地點,那麼即使是前面的軍隊也不能援救後面的,後面的軍隊也不能援救前面的,左邊的軍隊不能援救右邊的,右邊的軍隊不能援救左邊的:何況部隊彼此之間的距離,遠的相距了數十里,而近的也相距了數里呢?所以就我的推算,超過敵人的兵力雖然很多,又能對取 勝產生什麼幫助呢!所以說:勝利,是可以壟斷的;敵人的人數雖然眾多,卻可以使他們無法與我交戰啊!
  所以用偵察的方法藉此得知敵我動靜的規律,用顯現形體的方法藉此得知目前是處於危險或安全的境地,用計算的方法藉此得知策略的得失情況,用較量的方法藉此得知軍隊能力有餘或不足的所在。
   軍隊形體變化的極致,就是沒有形體。軍隊沒有形體,那麼即使是深藏的間諜也不能窺視它,即使是高明的智者也不能圖謀它。憑藉著形體而制定出取勝眾人的策略,眾人都不能瞭解其中的奧妙,人們都只知道我所用以取勝的形體,而不知道我所用以制定出取勝形體的原理。因此戰勝之後不應執著於重複使用同一個形體,而 應該沒有窮盡的隨著敵人的形體來加以變化。軍隊的形體就好像水一樣:水流運行的時候,避開高處而趨向低處;軍隊取勝的戰術,避開堅實的敵人而攻擊虛弱的敵人。因此水流憑藉著地勢而制定出流動的方向,軍隊憑藉著敵人而制定出取勝的策略。能讓軍隊沒有固定的勢位,也沒有固定的形體,並能隨著敵人的不同而加以變 化的,這叫做達到了神奇的境界。(就好像)五行沒有永遠取勝的一方,四季也沒有總是停留在某一季;日照的時間有長有短,月亮的形狀也有盈有虧。(一切都是變化著的。)



資料提供/意見反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