孫子兵法之始計第一 (ts01663) 最後更新: 2017-01-23 17:40
最近瀏覽時間: 2019-11-11 14:56


始計第一

孫子曰:兵者,國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故經之以五(事),校之以計,而索其情:一曰道,二曰天,三曰地,四曰將,五曰法。

道者,令民與上同意,可與之死,可與之生,而不畏危也。天者,陰陽、寒暑、時制也。地者,高下、遠近、險易、廣狹、死生也。將者,智、信、仁、勇、嚴也。法者,曲制、官道、主用也。凡此五者,將莫不聞,知之者勝,不知者不勝。故校之以計,而索其情,曰:主孰有道?將孰有能?天地孰得?法令孰行?兵眾孰強?士卒孰練?賞罰孰明?吾以此知勝負矣。

將聽吾計,用之必勝,留之;將不聽吾計,用之必敗,去之。計利以聽,乃為之勢,以佐其外。勢者,因利而制權也。兵者,詭道也。故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,近而示之遠,遠而示之近。利而誘之,亂而取之,實而備之,強而避之,怒而撓之,卑而驕之,佚而勞之,親而離之。攻其無備,出其不意。此兵家之勝,不可先傳也。

夫未戰而廟算勝者,得算多也;未戰而廟算不勝者,得算少也。多算勝,少算不勝,而況於無算乎?吾以此觀之,勝負見矣。

〔翻譯〕

  孫子說:
   戰爭,是國家的重大事情啊!它關係著人民的生死、國家的存亡,是不可以不研究清楚的啊!所以用五件事來做為平常行政的綱領,用這五件事的狀態來做為敵我 雙方比較實力的方向,以探索出彼此力量的真實情況。一叫做「道」,二叫做「天」,三叫做「地」,四叫做「將」,五叫做「法」。「道」是指:令人民與在上位 者有共同的意志,如此在上位者才可與人民出生入死,而人民也不會背叛啊!「天」是指:天氣的陰陽、天候的寒暑,它們的變化轉換是由時間來控制的。「地」是 指:「地形的高與低、寬廣與狹窄、遠與近、險峻與平坦、危險與安全」五種相對的性質。「將」是指:將帥需具備「智、信、仁、勇、嚴」五種德性。「法」是 指:軍隊的編制制度(組織)、官吏的指揮方式(管理)、君主的運用調度(決策),這三件事情的方法。凡是這五件事,將帥沒有沒聽說過的;知道其中道理的就 能取勝,不知道其中道理的就不能取勝。
  因此用幾個事項來做為敵我雙方比較實力的方向,以探索出彼此力量的真實情況。這幾個事項是:是誰的君主 比較賢明?是誰的將帥比較有能力?是誰得到了天時與地利?是誰的法令得到了遵行?是誰的軍隊比較強大?是誰的士卒訓練得比較充足?是誰的賞罰比較公平?我 憑藉著這些對比資料,就能夠知道誰將取勝、誰將失敗了啊!將帥如果聽從我的計算,任命他去指揮作戰一定能取勝,那麼就留住他;將帥如果不聽從我的計算,任 命他去指揮作戰一定會失敗,那麼就開除他。計算的結果是有利的而且也被將帥所聽從了,那麼君主就可以為他造勢,樹立他的威嚴,使帶兵在外作戰的他能夠獲得 幫助。要為將帥樹立多大的威勢,這是憑藉著這場戰爭會帶來多大的利益而決定的啊!
  軍事行動,是一種違反常規的行動啊!因此有能力反而顯示出沒 有能力的樣子,運用了反而顯示出沒有運用的樣子;接近敵人卻反而顯示出遠離的樣子,遠離敵人卻反而顯示出接近的樣子。我軍故意遺棄一些利益以用來引誘敵 人,我軍故意擾亂自己的陣形以引誘敵人來攻,我軍實力充足卻故意防備敵人,我軍力量強盛卻故意躲避敵人,我軍懷有怒氣卻故意採取觀望敵人的策略;(當敵人 上當而掉以輕心之後)在他沒有防備的時候攻擊他,進行超出他意料之外的行動。這些都是兵家用以取勝的方法,不可以預先透露出去的啊!
  在尚未作 戰前,我方在廟堂中對敵我雙方的實力進行比較,其計算的結果是勝過敵方的,我方得到的籌碼就多;其計算的結果是沒有勝過敵方的,我方得到的籌碼就少。籌碼 多的取勝的機率大,籌碼少的失敗的機率大,何況是沒有任何籌碼的呢!我用這個方法來觀察戰爭,勝敗就已經顯現出來了啊! 



資料提供/意見反映